建藏援藏问题研究?|? Kenzo Tibet Problem research

当前位置:首页 > 建藏援藏 >建藏援藏问题研究

西藏课程教材研究的特殊性及其对策(三)

标签:时间:2017-08-12

杨万里

发表于《西藏研究》,1996.1

?

三、西藏出版事业的特殊性

据统计,至1994年3月为止,全国共有出版社543家,平均221万人中有一家出版社,而在230万人口的西藏自治区目前已有两家出版社即平均115万人中就拥有一家文字出版社。表面上看,西藏的人均出版社占有量已经几乎超过全国人均占有量的一倍。但是,西藏的出版事业还有她自身的特殊性。

??? 1. 从土地面积上来说,全国960万平方公里上有543家出版社,即每100万平方公里上就有56.56家出版社;而在西藏12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仅有两家出版社,即每100万平方公里上有1.67家出版社。何况,西藏的政治、文化、自然条件及经济状况相当复杂,人们素质参差不齐、相差悬殊。从这个角度分析,西藏出版社的数量并不显多。

2. 西藏现在虽有两家出版社,但是其中一家是专业出版社——藏文古籍出版社,其宗旨是搜集、整理出版藏文典籍、金石文字、木简等藏文古典。西藏人民出版社是一家综合性的出版社,但是由于西藏政治斗争的特殊需要,该出版社自1971年成立以来出版的重点放在了“出版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理论着作;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哲学、政治、法律、经济、历史等研究着作,上述各类辞书、工具书;当地党委、政府责成出版的宣传方针、政策的读物和时事宣传读物;党史党建读物和通俗政治理论读物、青年思想教育读物”等方面,同时出版教材类图书,任务相当繁重。因此近年来该出版社很少有精力挖掘和出版广大西藏人民喜闻乐见的、与生活贴近的、寓教于乐的文学艺术、科学普及等少年儿童的通俗读物。从道理上说,科学文化越落后的地区出版工作者肩负的责任就应该越重,但是事实上,由于“西藏人民出版社本版图书和教材出版任务两项兼而顾之,影响集中精力出好本版图书”,使其在通俗的大众科学文化方面出版工作是比较薄弱的。

3. 如前所述,西藏在教育上不仅有全国教育战线普遍存在的共性问题需要解决,更有前述以及双语教学等特殊性问题需要专门研究。但是,目前全国绝大多数省、市、自治区都有自己的教育类出版社,而唯独在教育出版、课程教材研究上有特殊需要的西藏没有自己的教育出版社。

?

?

据统计,到1994年3月,全国仅标有教育字样的出版社就有35家,大学出版社有88家,加上5家与教学有关的出版社和18家少儿出版社,一共有教育类出版社146家。尤其是使用蒙文、维文、鲜文等民族文字的地区都有专门的民族教育出版社,而对于拥有4所大学、16所中等专业学校、78所普通中学、3469所小学的西藏自治区(广而言之,对于是用藏文的西藏、青海、四川、甘肃、云南五省区的广大藏区)没有一家专门的教育出版社,从而导致其在教育出版事业的发展方面,以及课程、教材的研究方面处于全国最落后、最被动和相当不利的境地。

4. 教材出版关系不顺,管理环节太多。在西藏,教材的编写审定及征订由自治区教材编译局负责,出版由西藏人民出版社负责,印刷由西藏新华印刷厂和西藏军区印刷厂负责,发行由区新华书店负责。由于教材编译局归区教委领导,而西藏人民出版社、西藏新华印刷厂及区新华书店归区文化厅所属的区新闻出版局领导,又由于在教材的出版工作中,教材编译局只处于被动的“作者”地位,一切都只能“受制于人”,因此,不可能很好地对前面所述课程、教材应该研究的问题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更无法对教材出版的全过程进行统一的科学管理。

由于关系不顺,给教材出版带来一系列问题。首先,教材的研究程度和编写质量与党中央对西藏提出的“发展”“稳定”的要求,与西藏的实际和需要还有一定的差距,对新编教材使用不可能进行全区性调研和指导,编译队伍水平的提高受到极大地限制,同时教材出书选题、出版计划的统筹安排受到极大限制,这也必然是教材的科研、实验受到极大限制。

其次,教材印装质量在全国最差,据新闻出版署印刷产品质量监督检测中心1995年6月1日编发的印刷质量检测简报披露,西藏教材的印刷质量“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尚有一定差距,在覆膜、包封、裁切、水墨平衡、压力墨色控制等工艺中上存在着较明显缺陷”

第三,教材拖期严重,不能保证课前到书。据统计,在1993年秋季的269种教材中,拖期品种有92种;1994年春季190种教材,拖期69种;1994年秋季303种教材,拖期122种;1995年春季200种教材,拖期82种;1995年秋季272种教材,拖期62种。拖期时间最长的甚至达到144天,使学生上课无书可读。

第四,环节太多、不便管理造成的“三角债”反过来严重影响各个环节的正常运转。

以上诸问题不仅直接影响了西藏课程教材的研究,以及全区人民素质的提高和正常的教学活动,而且由学生波及到家长,由学校波及到社会。为此,区人大、区政协数年多次提出议案奔走呼吁;自治区政府专门成立自治区教材协调领导小组,常年进行协调工作。

?

四、对策

面对上述教育、经济、出版上的特殊性,我区的课程教材研究决不能等待,更不能安于现状,而必须着眼于未来,起步于足下,积极主动递寻求对策,力争尽早与区内及全国的需要接轨。基于此,笔者认为当前首先应该解决下列几个问题:

1. 以自治区教材编译局为基础成立西藏教育出版社。一方面,这可以使教材出版的编、印、发能有一个统筹的安排、科学的管理,给我区出版业引进一定的竞争机制,导引出版业的经济逐步进入市场经济轨道,从而激活我区的图书市场;另一方面,还可以使我区课程教材的研究有一个统筹安排、科学管理。

2. 以教材的研究为龙头,以西藏教育出版社(自治区教材编译局)为基本队伍,组建西藏课程教材研究所,同时给西藏教育出版社的业务人员赋予编译(出版)、科研两项职能于一身,使课程教材的研究与教材的编译出版融为一个整体,使我区的课程教材能够有目标、与计划地稳步发展、逐步完善。

3. 为科研的需要,应立即着手筹备资料库。目前,我区在课程教材方面资料的收集与管理几乎是一片空白,就连专业从事教材编译工作的自治区教材编译局在有关资料方面也相当匮乏,这不仅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我区教材的编译质量、课程教材研究的程度,同时也限制了我区今后的教育质量、人才素质的提高,以及社会的发展。因此,从长远需要考虑,应在自治区教材编译局资料室现有的基础上,加大投入,逐步充实资料,逐步完善有关设施以及现代化检索手段,逐步建立健全资料的科学管理制度。

4. 打开编译室的门窗,努力汲取户外泥土的芳香。在自治区五代会的精神鼓舞下,有关研究人员要从观念上强化“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紧紧抓住发展经济和稳定局势两件大事,确保西藏经济的加快发展,确保社会的全面进步和长治久安,确保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的方针和任务,有规划店牌教材编译人员走出编译室的大门,深入生产第一线、深入教学第一线,了解和钻研我区经济环境的现状和经济发展的需要,了解和研究不同类型的地区、不同种类的学校教学的需要,不断推出更加适合我区区情的课程设置方案和教材编译原则。

5. 加快开放步伐,努力落实中央提出的“密切与内地联系”的指示精神,应由西藏课程教材研究所牵头,有计划、有组织、有课题地“请进来,走出去”。一方面,请有关专家学者来和我们一起探讨、解决有关难题;一方面,我们带着问题到内地多走、多看、多参加有关方面的学术会议,增长见识、开阔视野,以促进我们的课程教材研究人员成为独当一面的专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