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藏援藏问题研究?|? Kenzo Tibet Problem research

当前位置:首页 > 建藏援藏 >建藏援藏问题研究

西藏课程教材研究的特殊性及其对策(一)

标签:时间:2017-08-12

杨万里

发表于《西藏研究》1996.1

?

陈奎元同志在西藏自治区第五次党代会上指出:“科技进步、经济繁荣和社会发展,从根本上说都取决于劳动者素质的提高。”众所周知,劳动者素质提高的关键是教育,教育的关键是基础教育,基础教育的关键是课程的设置和教材的编写。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以及一个地区的兴旺发达与否,关键在于课程教材的研究。西藏课程教材的研究,除了要面对全国普遍需要研究的问题外,另外还有一些特殊的问题需要专门进行研究,这使得西藏课程教材的研究任务更加重要、更加艰巨。

一、西藏教育的特殊性

1. 起点低,需要加快发展。西藏是从封建农奴制社会进入社会主义社会的。在旧西藏,教育主体主要有:以寺庙为依托的寺院教育体系;以培养农奴主阶级继承人为目的的旧式官办学校和一些私塾。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前夕,全区共有一百余所旧式官办学校和家塾或私塾馆所,在校学生3000余人。文盲占总人口的90%。今天西藏的现代学校教育,就是在这样“低”的起点上起步的,如果不加快教育的发展,不加大教育的投入,不重视课程教材的研究,那么西藏教育与内地的差距将会越来越大。而在这一基础上如何缩小这一差距,则是课程教材需要研究的课题之一。

2. 基础教育薄弱。虽经40多年奋斗,西藏的基础教育目前仍很薄弱,文盲率仍有44%。有学者分析说,西藏基础教育的特点是“两多,一高,一少”,即民办学校多、低年级多,学生流失率高,完全小学少(具体情况参见下表)。基础教育的这一现状,为课程设置及教材编写的研究提出了普及性、适应性和实用性的要求。

?

19949年西藏自治区小学情况统计表


学校数

(所)

班数(个)

招生数

(人)

毕业生数

(人)

一年级

二年级

三年级

四年级

五年级

六年级

复式班

教育部门办

1185

1305

1030

751

494

418

349

2

27382

10837

集体办

1866

1947

1577

962

252

4

0

0

24612

40

其他部门办

39

34

37

34

29

34

29

3

746

566

总计

3390

3286

2644

1747

775

456

378

5

52740

11443

?

3. 民族文化对西藏教育举足轻重。西藏是以藏民族为主的少数民族聚居地区,藏民族占全区总人口的95%以上。藏族有着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有自己的语言文字和民族心理素质。藏文化有着极为博大精深的内涵,有藏族的道德观、价值观、审美观、劳动观、人际观;有藏族的思维方式、意志品质、情感特征;有藏族悠久的历史、众多的历史伟人、专家、学者;有藏族的艺术、建筑、医学、历算、体育运动、民间故事,以及浩如烟海的各种典籍等等。当然,藏文化也有一定的局限性,也有与现代社会不相适应的一面。弥漫在现实社会的风俗习惯、伦理道德、宗教信仰、行为规范等文化现象通过各种渠道作用于儿童,使儿童心理逐渐形成的价值取向对其所受的教育内容具有不可忽视的选择、接受或拒绝的力量。因此,西藏教育不能脱离西藏的文化背景,当然也不能仅仅局限于传统的西藏文化;在西藏的教材编写过程中必须深入研究如何使传统的民族文化与现代文化有机地结合,必须深入研究如何继承和发扬光大人类共同的文化财富。

4. 西藏教育发展不平衡,贫困地区的教育不能满足脱贫的起码需求。西藏地广人稀,交通不便。在西藏特殊的自然环境条件下,教育发展极不平衡,城镇和居住比较集中、交通比较方便的地区,教育发展的相对快一些、好一些;而居住比较分散、交通不太方便的偏远地区,教育发展的就较慢、较差。比如条件较好的拉萨市有2所大学、11所中等专业学校、15所普通中学和538所小学;而在拥有30多万平方公里面积(占全区的四分之一)的阿里地区却只有1所普通中学和44所小学,1994年阿里地区小学、初中、高中毕业生人数分别只有249人、67人、20人。

虽然和平解放40多年来,西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在这片广阔的土地上仍有很多地区还未摆脱封闭、半封闭的自然经济状态,大量的还是以手工劳动为主导的生产力,农区“二牛抬杠”兽力耕种;牧区逐水草而牧和靠天养畜。边远少数地方甚至还保留着近乎原始的生产方式。所有这些,都要我们能够通过学校教育培养出新一代的公民去改变它。然而,越是落后的地区的教育,越不能适应这种需要。由于这些地区的大部分学生只能读到小学三年级,而学生三年中在学校所学的知识,除了一些简单的计算和识得不多的汉字外,在思想观念、生活能力以及藏区社会、经济的基础知识等方面,几乎是个空白,使学生所学的知识在生产和生活中几乎没有什么用或不知如何用,这严重挫伤了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因此,西藏的教育不能抛开西藏的经济现状于不顾,西藏的课程教材必须研究如何使大多数学生在学校能够学到必要的生活、生产知识并提高实际生活能力,必须研究如何使他们在离开学校后能够适应自己所在环境经济发展的不同需要,能够根据不同的需要进一步学习有关知识,并为家庭脱贫致富当参谋、做主力,为改变家乡落后面貌做贡献,真正学以致用,成为社会主义建设合格的劳动者。

5. 宗教和寺庙教育对学校教育的挑战。旧西藏的社会制度是“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藏传佛教在广大的西藏群众中有着根深蒂固的基础。据统计,和平解放前夕,西藏寺院有2700多座,僧尼20余万人,几乎每户都有一人出家。虽然在文革中大多数寺庙遭到破坏,但是近些年来,西藏寺庙、宗教活动场所的恢复修建速度却大大超过修建学校的速度。目前,全区的寺庙和宗教活动场所已有1700多座,僧尼有4万多人(这些僧尼绝大多数是学龄儿童和青壮年)。而从和平解放至1994年的43年中,全区公办、民办的小学加起来也不过是修建了3090所,在校小学生人数只有21万人。因此,研究西藏教育,绝对不可忽视西藏的宗教和西藏的寺院教育。

藏传佛教及其寺院教育在西藏一千多年的历史上,曾对藏族传统文化的创造和发展做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寺院教育是藏族传统的教育形式,是由寺院组织实施的教育,其目的在于倒入宗教信念,但客观上去也具有扫盲、文化普及和传播知识的功能,寺院教育除了大量的宗教神学功课,还有一些文化知识功课。长期以来,寺院培养了许许多多的藏族知识分子,他们在哲学、历史、文学、语言、天文、地理、历算、医药、建筑、工艺、雕塑、绘画、音乐、戏剧等各个领域撰写了大量着述,完成了大批流传千古的民族文化杰作,从文字和实物上构筑了藏族文化的丰富宝藏。当然,这也必然使得西藏文化充满了十分浓重的宗教色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