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藏援藏问题研究?|? Kenzo Tibet Problem research

当前位置:首页 > 建藏援藏 >建藏援藏问题研究

关于西藏小学藏文班汉语文课学语为主的思考(三)

标签:时间:2017-08-08

杨万里

发表于《课程 教材 教法》1997.9.?

?

(三)从具体安排上看

《汉语文教材》在编排上,对于一个新的内容,一般是先讲清知识,然后再进行练习、复习。例如,对于汉语拼音,《汉语文教材》首先用了4节课的时间学习全部汉语拼音字母,在第5课直接用“三对照”形式讲声调和拼音规则。然后才是根据这些概念进行具体练习和复习。特别是,该教材在第一册,专门用了4课时的时间来讲解汉语拼音规则(比如,用“三对照”形式讲:“大w和u,小u 跟后面,如有a o e,小u不能写”);在第二册中又专门讲了4讲“汉语拼音基础知识”(第四讲用了近600个汉字,其中有口诀:声调标在韵母上,遇到a时不放过,没有a时找o e,i上标调去掉点,i、u并列标在后,单个元音不用说)。对于一个二三年级的藏文班学生,在缺乏最起码的汉语感性知识的基础上,也就是在完全不会说汉语汉语的前提下(即使懂得一点点汉语文知识),不仅根本不可能看懂这么一大堆汉字到底都讲了些什么,即使是翻译过来的藏文也不可能完全理解,更不可能完全掌握。

毛泽东同志在《实践论》中指出,“认识的过程,第一步,是开始接触外界事情,属于感觉的阶段。第二步,是综合感觉的材料加以整理和改造,属于概念、判断和推理的阶段。只有感觉的材料十分丰富(不是零碎不全)和合于实际(不是错觉),才能根据这样材料造出正确的概念和论理来。”“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这种形式,循环往复以至无穷,而实践和认识之每一循环的内容,都比较地进到了高一级的程度。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全部认识论,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知行统一论。”笔者以为,藏文班学生在学习汉语时,也应遵循这一实践论的认识过程。先学说汉话,学一些简单明了、好记好用、上口有趣的汉话,先通过一定量的听话训练和实践和积累,使学生先获得一些汉语的感性知识,能够听得懂、说的出,然后再不断地总结和提高。

因此,《汉语文教材》在编写时,应该遵循“由简到繁”“循序渐进”“从感性到理性”,即“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原则,针对学生的年龄特点和心理特征,生活环境和兴趣爱好,摸索出一套更细致、更具体、更切合实际、更有效的办法,帮互助学生尽快度过语言关。

?

三、过语言关,宜早不宜迟

为了使学生学好汉语文,应该尽早地帮助他们度过语言关。这里的“早”指的是两方面,一是在汉语文课之前要增设汉语说话课;一是汉语说话课从小学一年级就要开设。

目前,西藏小学藏文班的汉语文课是从三年级开始设置的,也有的学校提前到二年级开设。为了不影响藏语文课程的正常教学并为汉语文课的开设做好充分准备,汉语文课还是要从三年级开始设置(当然《汉语文教材》要做出相应的调整),但可以从一年级开始设置为期2年的汉语说话课。

问题是,从一年级开始设置汉语说话课早不早?学生是否能够接受?笔者认为,一是不早,二是能够接受。为此,我们可以借鉴一下一个婴儿学习语言的过程。首先,他们是为了交流的需要而必须学习的;其次,他们是从最简单的、生存最必需的词汇开始,逐步向较复杂、能够表达情感的语言发展的。一般的情况下,一个婴儿首先学会说的汉语应该是“爸”“妈”“抱”“拿”等发音简单、意思明确、解决当务之急的单字。再次,他们是在具备交流条件的环境中学习的。一个婴儿一定是日复一日地在倾听、观察“爸爸”“妈妈”的发音、动作和表情中逐步明白了是什么含义,并一定是在父母一遍又一遍地处重复着“叫爸爸”“叫妈妈”的焦急期待中,模仿着、纠正着第一个发音并用来表达自己的意愿的。可见,问题的关键不是一年级开设汉语说话课早不早,而是所学语句和内容是否最简单明了,是否可以最直截了当地表达学生的某些意愿,是否能被用来进行最普通、最平常的会话;同时,课上课下是否具备一定的汉语会话条件(包括教材、师资)和环境。这也正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

?

?

?

?